微信投票群

时间: 2020-03-03 12:04:05

  曾侯乙忽地转身,这次发现不知道何时在他身边多了一名略佝着背的白须老者,老者手中拿着一根钓竿,垂在他眼前的钓丝就是老者手中钓竿的。

    这个白须老者什么时候出现的,他竟然丝毫都不知道。曾侯乙哪里还能顾得上莫无忌,他急速后退。不过只是刚刚退出十数米,一道恐怖的压力就出现在他的脖子上。

    曾侯乙赶紧停了下来,他看见刚才垂在他脖子前的钓丝,此刻已经将他的脖子锁住,这是一根没有鱼钩的钓丝。

    “前辈是人间仙王?”曾侯乙背后冷汗直冒,他真神境圆满,却无法躲避一根小小的钓丝,对方不是人间仙王是什么?

    失落大陆有人间仙王?既然有人间仙王,为什么不出去阻拦域外修士?

    “关你屁事。”白须老者手一带,曾侯乙赶紧顺着他的钓丝被带走的方向跃过去,否则的话,他的脖子会直接被这一根钓丝卷走。

    莫无忌看过去,就好像这老者用鱼杆勾着一条大鱼在空中晃来晃去。

    “见过前辈。”莫无忌赶紧上前躬身施礼,这老者他认识,当初去寻找玲珑婆婆的时候,这老者就在丹塔前的悬崖边钓鱼。

    白须老者打量着莫无忌,好一会才想起来什么,突兀问道,“对了,你为什么要从问天学宫退宗?”

如今几乎每个人都在微信里遭遇过“被拉piao”,变相被友情绑架。对于参赛者来说,这何尝不是一场消耗人情的“绑架”。殊不知,在这场“绑架”的背后,有多少人成了推手。

记者在网上关注一个杭州地区的最萌宝贝大赛,没过多久便有专业的团队人党联系记者,告诉记者可以帮提升排名,提升多少由记者定,可以根据名次的变化再追加排名。相关服务——专业人工代做微信拉票、拉点赞、刷分享、公众号增粉、助力砍价等服务,点此发消息咨询服务详情及价格。

团队人:你不需要一次付那么多啊,你可以先付100个的钱,我投完你再付我再投啊。

这个团队人说,记者参与的这个萌娃大赛是有不同区域IP限制的,因此报价比较高,一张要6毛。同时这个团队人保证不会被主办方发现,因为他们都是通过真人一对一地投。

记者在这个大赛的网址上看到,参加比赛的萌娃几乎得票的数量在十万,有的甚至超过一百万。如果按照提升排名的价格,少则几万块,多则十几万。

在这个萌娃比赛的官网上,记者看到,主办方对于买的排名有着严格的控制。主办方表示,“我们采用了高科技手段监控活动数据,一切形式的作弊排名,一经发现,情节严重并查证核实后,本平台将有权在不告知当事人的情况下对其参赛资格及排名数据进行处理,作弊排名行为之截图、监控数据库将作为证据保留。”

对此,团队的人不以为然,他们表示这些所谓的监控手段形同虚设。

团队人:验证码的也可以,主要是看他怎么验证和验证方式,有一些是要手机绑定什么的就比较麻烦,但都可以做,基本上都可以做。

记者在网上搜索发现,类似的公司并不在少数。记者随后又问了几家公司的报价,最低的价格可以达到2毛4一个。

团队人:不限制地区的那就0.38一个,百分之百是人工的,没有一点虚假的,都是我们人工的。但是人家也会找人帮他投的,现在1500个我给你360块好不好。

其实的背后产业链不仅仅是团队人本身。记者了解到,目前很多比赛都需要关注相关的公众号,有的甚至还要下载相关APP。这一方面给主办方带来了不少的人气,另一方面对于主办方未来的应用推广带来不少客户资源。有业内人士说,有些比赛主办方还从团队人的合作中提取分成。

    莫无忌知道自己的身份这白须老者知道的一清二楚,他再次施礼说道,“晚辈在问天学宫不过是一个外门弟子罢了,问天学宫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

    白须老者想了一下,才点了点头,“没错,问天学宫这个破地方的确不适合你。我想想,想想……”

    说完这句话老者抓着自己的白须,低头沉思,好一会他才抬头问道,“你将你在问天阶顶端得到的东西拿给我看看。”

    莫无忌没有半分犹豫直接抓出了那枚问仙牌递给白须老者,白须老者抓住问仙牌看了又看,足足过了几分钟,他才问道,“这东西你还要不要?”

相关阅读
诚信服务 客户至上